即將在本周末舉行的蘇格蘭獨立公投引發了各界的極大關註。一向對此沉默的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也坐不住了,提醒蘇格蘭人民在公投前要“慎重考慮未來”。卡梅倫首相更是略帶哭腔為統一派拉票,稱獨立不是一次分居實驗,而是一場痛苦的離婚。有媒體認為,如果蘇格蘭獨立,它對西方地緣政治的影響將是災難性的。當然,這個提法有故意誇大之嫌,如果將西方換成美國的話或許更為準確。
  讓我們來看看美國一些政要是如何說的。曾經是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參議員麥凱恩表示,儘管他不太願意對另一個國家的內部事務發表評論,不過他看不出蘇格蘭獨立是有益的,無論是對情報關係還是對獨一無二的軍事關係都是如此。而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則表示,獨立的經濟後果對蘇格蘭將出奇負面,超過蘇格蘭民族黨目前所表達的程度。奧巴馬政府一名高級官員認為“那是我們的噩夢——蘇格蘭獨立,接著英國退出歐盟”。
  那麼美國為什麼對“蘇獨”不安呢?曾先後擔任美國常務副國務卿和世界銀行行長的佐利克一語道破了天機,他認為聯合王國的解體將意味著英國的縮小,那將是西方的一個悲劇,而目前正是美國需要強大合作伙伴的時候。
  眾所周知,美英特殊關係構成了美國全球戰略的重要一環。這種關係在冷戰的東西方對峙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美國正是通過英國以及軍事同盟組織北約將其意志擴展到西歐的。而近十年來,英國在幾乎全部的國際重大議題上都站到了美國一邊。無論是備受爭議的伊拉克戰爭還是近期的烏克蘭危機,無論是工黨執政還是保守黨上臺,英國都是美國在西方最主要的追隨者。當法國、德國時不時對美國說“不”,令美國無比尷尬的時候,只有英國的“立場”是最堅定的。因此,一旦蘇格蘭獨立,威爾士、北愛爾蘭勢必跟風效仿,競相向倫敦提高要價,被內部紛亂困擾的英國將無暇他顧,國際地位會受到嚴重削弱,這無疑影響了美國的全球戰略利益。
  當然,這還不是問題的全部。英國曾經作為歐洲大陸的“離岸平衡手”而樂於享受“光榮孤立”。儘管物是人非,這種古老的傳統一直影響著英國人。這就是英國為什麼當初選擇加入歐共體(即歐盟的前身),卻在後來拒絕加入歐元區保留英鎊的重要原因。而英國在歐洲的這一特殊身份卻是美國極其看重的。美國一方面希望歐盟擴大政治影響力吸收蘇聯在東歐的勢力來對付俄羅斯。另一方面,美國卻不願意看到歐洲經濟加速一體化特別是歐元出現後在國際貿易和國際金融領域對美元的擠出效應,挑戰美國的金融霸權。英國就充當了美國在歐洲代言人的角色,不斷在歐盟內部製造一些麻煩,這樣既能有效維持歐盟運轉,也不至於讓其過於強大。如果蘇格蘭獨立,保守派占大多數的英國很可能就會選擇退出歐盟。而蘇格蘭反而會謀求加入歐盟。這樣一來,美國對歐洲的政治影響力就會大大降低。
  由此看來,蘇格蘭獨立對美國來說,有百害而無一利。特別是在美國處於全球戰略調整和收縮的時候,盟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美國白宮在說對蘇格蘭公投結果予以尊重的同時,背後還留了一個尾巴,表示英國維持統一和強盛或許會更符合美國方面的利益。(高望)  (原標題:“蘇獨”為什麼令美國不安?)
創作者介紹

入境處

un75unol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